人生如戏,跟着电影去旅行丨优异台片取景地重

导演陈宏一的家亦是如此。家里的每道墙都能自由移动,切割空间,戏剧性地转换主人不同时间所需要的不同场景,就像舞台剧般,一幕跳到一幕。

图片 1

台北这个地方,除了城市的大好风光,还被赋予了一层虔诚的电影情结在里头:那里承载着侯孝贤的乡情,杨德昌的浮世绘,蔡明亮的欲望,易智言的飞驰青春,钮承泽的义气当头……电影人用着各自的方式诠释他们对台北的解读。而影迷们,则可以借助光影以记忆的加持,重游电影之路。

人生如戏,导演陈宏一的家亦是如此。家里的每道墙都能自由移动,切割空间,戏剧性地转换主人不同时间所需要的不同场景,就像舞台剧般,一幕跳到一幕。

主人:陈宏一,导演,台湾大学哲学系毕业。从事广告、音乐录像带、电影等创作。现任红色制作所(Red Society Films)负责人。作品包括:电影《花吃了那女孩》、五月天的《温柔》、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梁静茹的《没有如果》等。

《蓝色大门》

台北师大附中

比起对三角爱恋与青春成长的诠释,本片对台北的刻画更让人深刻。干净的构图,自然地表现出台北的生活情调。下班下课时拥塞不已的民生东路五段、富锦一号公园、林森教堂、桥底的甬道,甚至东北角的金沙湾,都不是观光客熟悉的台北,而是流淌在台北人民身边、台北寻常生活的每一天。当然,最具代表性的是占据了片中极大篇幅的故事场景——台北师大附中。

水蓝色制服、林荫小道、夏蝉唧唧,一幕幕上演的青春成长物语,从此,师大附中与《蓝色大门》划上了等号。

图片 2风雅松松木实木家具

导演陈宏一的家位于台北市中心一座新落成的1 3 层高的大楼里,正对公园。“其实我还有一栋房子在这公园的对面,工作室也在这附近。我特喜欢这个区,有种老台北的味道。”陈宏一回味着。他当初知道这里要 盖新大楼,便毫不犹豫买了下来,“我只要三楼的房子,更低楼层光线会不足,比三楼高则失去了亲近公园的优点,三楼刚好在树梢的位置。” 和陈宏一聊天特别轻松,他貌似是个没有脾气的人,说话总是轻轻地,很有礼貌(很难想象他在拍摄现场叫嚣的画面),但对自己的家却很有主见。他说:“房子的基调是参考日本设计师妹岛和世的风格,我喜欢那种通透、轻盈、整个空间有流动的感觉。可能过去的家光线不好,光线和空气流通成了这个家的重点。” 不过这种高难度的设计,还是得交给室内设计师帮忙。陈宏一透露:“其实我换过一次设计师,之前那位设计师的风格太冷,比较生硬,而且用了太多隔间,后来选上杨秀川和高雅枫(枫川秀雅建筑室内研究室),是因为他俩都热爱木头,而且对白色拿捏得当。” 简单来说,整个空间被两道超大型活动墙壁划分成两大区,一边是工作室,另一边则是私密的房间。在工作室中,一道中间是蛋型玻璃的“移 动墙”将一个大的工作室再切割成两块,划分出入口附近的客厅和陈宏一工作的地方,以及女主人的工作空间加上开放式厨房、用餐区域。如此一来,主人随时都可 以依需求改变室内场景。 “虽然我和老婆都是导演,但是我们喜欢的电影和音乐都不一样,生活作息也不同,所以隔音很重要。原本想用铝板做移动墙的,听了设计师的建议后,我们还是用了比较软性的木头,隔音当然不好!” 还好,现在科技发达,有无线耳机这种产品,陈宏一笑着说:“我和老婆常常带着耳机,在家里游走。” 他说:“我最不能忍受假的东西,所以‘移动墙’全是实木制成的,当时还一度怀疑这么大的移动墙,推得动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它们还会随着时间改变颜 色甚至是质感,变化无穷。地板用的东非柚木可是特别在中部挑选而来的,每片有三米长,比普通看到的木地板还宽,这样的宽度和长度不太会变形,踩在上面特别 踏实、舒服。陈宏一指着柜子上各种大小的木制抽屉说道:“这些也是一并请木工特别做的,独一无二呢!” 陈宏一也是个收藏家,他爱阅读、看DVD、喜欢灯具和经典椅子,早期更搜集多款Swatch手表和相机,所以“收纳”是这个家的另一设计重点。设计师在家 里做了一整排白色钢板制成的“固定墙”,格子状的造型可以当成书柜,增加了许多收纳空间。“因为铁板很薄,它们貌似不存在,但是又有种飘浮感。”不过,陈宏一笑说:“我还有好多东西放在旧家,要是全搬来,真不知道空间够不够用。” 除了对面的公园,陈宏一的家中也摆满了各种盆栽、大型植物。他回忆道:“有一次去法国朋友家玩,看见里头种了很多高到天花板的植物,留下深刻印象。”在他 的电影作品《花吃了那女孩》里,其中有一幕场景的灵感便是来源于此,布满了花花草草,他说:“为此我还去研究各种植物。” 陈宏一的家就像是个室内花园,而且也改变了他的生活习惯:“以前都不常在家里吃饭,但是搬来这里,我们最喜欢在餐桌上吃点东西,坐在那边,听音乐看外面的风景,有时会有种身处森林的错觉。”对他来说,家是一个“避风港”。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平溪

《那些年》的故事发生在台湾台中纯朴的彰化县。而整部片中,新北市的平溪之行只占了一小部分,但却为整部电影增添了不少浪漫的色彩。平溪最为亮眼之处,就在于石底桥上放天灯的活动了。平溪的“天灯”与大陆的“孔明灯”十分相似,用竹篾为架,外面糊上薄纸制成。放天灯时将愿望写在灯上,然后燃起蜡烛,让天灯随风远去。

影片中的男女主角告白的场景,就是在平溪放天灯的胜地平溪石底桥上拍摄的。事实上在平溪,并不只有石底桥才可以放天灯,尤其到了元宵节,古老的街巷里都是放天灯的人,抬头仰望,夜幕之上就是漫天的灯火。

主人:陈宏一,导演,台湾大学哲学系毕业。从事广告、音乐录像带、电影等创作。现任红色制作所(Red Society Films)负责人。作品包括:电影《花吃了那女孩》、五月天的《温柔》、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梁静茹的《没有如果》等。

(原文出自:安邸AD)

《不能说的秘密》

淡江中学

周董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主场景就在其母校淡江中学拍摄的。琴房到教室的步道在“高中大楼”里,当你蒙上眼睛从琴房出发经过108步走廊时默数一百零八步走到的教室瞧瞧,或许还能找出周杰伦坐的位置。

学校里巨星毕业典礼的大教堂,古老又庄严,处处散发着艺术气息。片中处处可见的异域风情,也是淡江中学建筑的一大特色。

图片 3

图片 4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5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6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7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8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9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10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11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12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13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图片 14 导演夫妻的移动片场家 城中归隐的避风港

《艋舺》

剥皮寮老街

艋舺的拍摄地之一就是台北万华的剥皮寮老街,艋舺是万华的旧名,艋舺又称文甲,埔族语“Moungar / Mankah”。

剥皮寮老街靠近西门町,因清朝时期福州商船运进杉木在此剥去树皮而得名,因电影《艋舺》而出名,是台北市规模最大、区域最广、保留最完整的清代古街区,现已无人居住,成为了台北一条很有特色的观光老街。

导演陈宏一的家位于台北市中心一座新落成的1 3 层高的大楼里,正对公园。“其实我还有一栋房子在这公园的对面,工作室也在这附近。我特喜欢这个区,有种老台北的味道。”陈宏一回味着。他当初知道这里要 盖新大楼,便毫不犹豫买了下来,“我只要三楼的房子,更低楼层光线会不足,比三楼高则失去了亲近公园的优点,三楼刚好在树梢的位置。”

《一页台北》

台北市敦南诚品书店

诚品敦南店是电影《一页台北》故事的起点,因开在敦化南路上而得名,是诚品书店中年纪最长的一家,总是来看书的顾客小凯和店员Susie在这里日久生情,一场发生在台北的恋爱冒险故事由此展开。

您也可以在微信中搜索”齐家网“论坛小程序,上千个装修专家,设计达人在线互动,装修疑难杂症,装修报价问题,户型改造问题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快来看看别人家都怎么装修吧!

《向左走·向右走》

北投公园

根据台湾著名漫画家几米的代表作改编的爱情电影《向左走,向右走》里,金城武与梁咏琪的第一次邂逅、产生感情的地方,是一个所谓的梦幻水池,而这个梦幻水池,就是在北投公园取的景。北投公园位于台北市北投区,它算是台北历史最为悠久的公园,建于清宣统3年,一直以来都是当地人和外地游客最爱去的老公园。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牯岭街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是台湾最重要的新浪潮电影之一,故事改编自真实的社会新闻,杨德昌导演用自身的眷村成长观察,谱写了一章深深烙下时代印记的青春残酷物语。电影拍摄场景并非在牯岭街,而是在台湾铁路管理局、九份、金瓜石及屏东等地再现60年代台北社区风貌。

提起牯岭街,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这部电影。片中一幕幕台湾社区的景象,今时今日虽说不上原封不动,但走在牯岭街的路上,仍然可以找到五六十年残存下来的痕迹。只是如今牯岭街眷村风貌已不再,但牯岭公园、陆军食堂、建国中学等重要场景仍得以保留;且这部电影为牯岭街播下了文艺种子,到这里游玩不妨去著名的实验剧场——牯岭街小剧场,感受浓郁依旧的人文情怀。

《一一》、《饮食男女》

台北市圆山大饭店

《一一》中在圆山大饭店举办的那场婚礼可以说是电影的转折点,之前故事中所潜藏的种种暗流,在此之后都爆发了出来。本片的法国版海报用图,正是小男孩洋洋走过圆山大饭店金龙厅的场景。

而在李安早期电影“父亲三部曲”《饮食男女》中,郎雄饰演的父亲就是圆山大饭店的主厨,其穿越厨房工作间的长镜头让人难忘;还有电影中喜宴的场景,同样也是在圆山12楼大会厅取景拍摄。

《悲情城市》

九份

九份作为1989年由侯孝贤执导的反映台湾历史争议“二二八事件”的电影《悲情城市》的取景地,不自觉地为被打上了一个硕大的“悲情”烙印。行走在九份的弯曲回旋的街道,悲戚戚之感油然而生。侯孝贤爱拍怀旧的故事,爱在九份取景。他的《恋恋风尘》、《戏梦人生》等重要作品都曾在九份取景。九份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这里保留着古老矿区的幽幽风情,人们来此多为怀旧,抑或是排解城市喧嚣带来的压力。到达九份,从山脚向远处望去,淘金时代的石头房高低错落,都是依山而建。

四月春花烂漫,正是游台湾的好时节。不妨跟着这些电影,探秘台北的影像风景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家居助手,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如戏,跟着电影去旅行丨优异台片取景地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