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石榴树,母亲的石榴花

石榴树好养活,在我的家乡很常见,许多家都有。我家灶房屋角就有一棵,几年前回去看到它,忽然觉的它是那么的矮小,树干歪斜着,枝叶稀拉拉的也没有多少,显得无精打采。这和我三十年前的记忆有多大的差别呀。在我的记忆里,这棵树又高又大,枝干挺拔,长圆的叶子又绿又密,堆成一座小山。小时候,每当石榴花在浓荫中探出头,开得火红火红,仿佛穿着红裙的仙子,把简陋的屋院映照得明丽一片时,母亲总是蹲在青石板地上,把年幼的我揽在怀里,慈祥的脸上满是甜蜜,指给我看那满树绚美的花儿,一遍遍告诉我,我是五月出生的 ,石榴花是我的花朵。我仿佛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歪着小脑袋,瞅瞅石榴花,又瞅瞅母亲,似懂非懂地扭头将脸紧紧地贴在母亲脸上。因为母亲的话我可能不懂,她的爱我却是完全知道的。

 

                 

天气一天天地热起来。石榴的花期很长,大概有两个月时间。我在石榴树下无忧无虑地玩耍,跳到石槽里洗澡、和小伙伴做游戏、拣拾落地的花儿摆在一起当钱使过家家买东西。母亲在石榴树下忙忙碌碌,洗衣打扫、挑水做饭、喂鸡喂猪。她身材丰满,红润的脸庞时常汗津津的,短短的剪发甩来甩去,显露出一种活泼健康的美。夜晚,忙完了所有家务以后,母亲就会从屋里取张席铺在院子里,搂了我和哥哥姐姐坐在上面。她手里摇着一把大蒲扇,透过石榴树浓浓的黑影,指给我们看星星,绘声绘色地讲牛郎织女的故事,七仙女的故事,嫦娥奔月的故事……她讲了一遍又一遍,一晚又一晚,而我们也总是听不够。寂静的夜色中,她的嗓音是那么甜美清晰,就跟明亮的星光一样,在我的心上划出了深深的印迹。时而,这声音戛然而止,蒲扇也跌落到席上,她双手扬起“啪”得一声,一只想咬她孩子的蚊子就这样被消灭了。我在她的故事里出神的想象着,仿佛看到美丽的石榴仙子也垂下头瞧着母亲,被她的故事迷住了,喷吐出幽香的气息。

 许多年后,关于老家院子里所种的花儿和树上开的花朵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呢!小时候家里较穷,连一架便宜的照相机也是买不起的,只有靠脑子来零碎的记忆了。

        小的时候,我家的后院子有一棵石榴树,五月多份石榴树结满了很多红色的小苞儿,不久就会结满红艳艳的喇叭花朵,火红的花儿缀满整棵树,过一小段时间花的下面会有小小的鼓起来的苞那就是石榴,如果下面没有苞儿就是强花了,地面上的花朵随处可见,小时候看到落地的石榴花那时候的我就有怜惜的感觉。

许多许多年过去,甚至在母亲去世后,我才知道,石榴花不仅是我的花朵,更是母亲的花朵。那红缎子般的花瓣,包裹着金子般的花蕊,热情又朴实,简直就是母亲的化身啊。

我家的院子东西朝向,门面朝西。记忆中我家的院子起先是很宽阔的、紧把着巷道的最东头。当时在大院子里姐姐曾种了不少指甲花。年长我六岁的二姐在指甲花开的季节,常常颉取粉红色的花瓣,用蒜臼捣碎后混和上白矾,贴到十个指甲上,最后找来大树叶和绳子,把指甲包裹紧了,一晚上注意别碰掉它们,第二天准把指甲给染得红灿灿的,很惹我喜爱。那时的我,看到二姐漂亮的指甲,必缠着她把我的指甲也染上色,才肯罢休!记不清是哪一年月了,我家院子的南墙被迫往北里移了五,六米宽,腾出了一条巷道,巷道延伸了二百米左右至与邻村的交界处,巷道两侧也就增添了五户人家的砖瓦房,至此我家把东头的地理位置消失了;大院子相应的变成了小院子,使得爱美的姐姐只有在自留地头种几颗指甲花用了。

      每到这个时候妈妈会用棉花沾上六六粉塞进花谢后的喇叭口里,石榴缀满了整棵树,每次去后院都要经过那棵树,石榴快要垂到地上的感觉,妈妈用木棍把树撑了起来,每年的八月十五就是石榴成熟时刻,妈妈会把它们摘下来放在平时放鸡蛋的瓦罐里。

又当榴花流红的时候,下班回来走过小区门口,看到密密绿丛中朵朵活泼可爱的笑脸,我蓦然想起李商隐“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的诗句。眼里立即就要涌出泪来,心里默默念叨着:“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

 二十岁的我,由出生地黄土高原来到华北平原。在河北当我第一次碰到粉红色的指甲花时格外的亲切,当知道了指甲花的花色不仅仅有粉红色一种时,又惊奇了一下!且知道了指甲花的真正学名叫风仙花。好几年前,在我原住的老小区里见过一片风仙花,当时只知道看着它亲切,却忘了拍几张图片来。现在的我知道了,要是再能捕捉到指甲花的踪迹,肯定是不能错过得啦!

        每次手里拿着石榴而口里会反射性的流酸水,酸酸甜甜又红又大的石榴籽看着就很诱人,这时我和姐姐会互相把石榴籽让对方张开嘴把石榴水汁挤进嘴里然后会情不自禁的挤眼睛,喜欢舌尖被刺激到酸甜的味,我剥开石榴放好多籽到手心里然后全部送到口里,一种酸酸甜甜的味道沁入心脾,这个季节就是为这个石榴籽 而陶醉,每次当妈妈决定给我吃一个石榴的时候是我最欢喜的时刻。

 我家后院里有一颗大大的甜石榴树,石榴花的颜色是火红火红的,花朵在绿叶的衬托下格外的耀眼夺目。姐姐曾告诉过我石榴花有果花和幌花两种,果花呈葫芦状,能结石榴;幌花则不能结石榴。那时的我,尤其对这果花很是喜欢,多几个果花,就意味着我就可以和姊妹们多分个石榴吃,而对那些只开花不结果,华而不实的幌花是有点埋怨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棵石榴树死掉了, 酸酸甜甜的感觉伴随着儿提很多年,从此再没有后院子里的那棵石榴树,喜欢吃的感觉一直没有改变,那棵印在脑海里红艳艳的花朵和喇叭形的石榴果伴随着少女时代,记忆是不忘的那满怀的温暖,是妈妈的爱在里面。

图片 1

     

在我二十岁之前住在黄土高坡的那些日子里,也就是我家后院那棵石榴树正茂盛时期,由于家里姊妹多,能吃得饱,能穿得暖,已经不错了,哪有多余的钱去买照相机这个奢侈品呢!上面的石榴花是我两年前来到新单位工作,下班路过绿化带时发现的。一看到久别的石榴花,又是亲切又是欢喜,遂后就用相机拍了下来。遥远的老家虽相隔千里,每每看到这鲜艳的石榴花,仿佛老院子的石榴树就浮现在眼前了。

 老家的院子里还有两棵大枣树和一棵小枣树,枣花开得很小,很不起眼,很朴素,但结得枣儿却墩墩实实,又大又甜 。记得每年一到农历的七月十五前后,枣把那块儿也就刚刚红了个圈圈。我们趁父母不在家时,凡是我们能够得着的枝杈,上面的一个个枣儿就被填进我们姊妹们的肚子里去了。

 来河北这这些年,先是吃沧州的金丝小枣,枣的甜度跟老家的枣很相当,但个头比起老家枣儿的个头差多了。瞧我!怎么都是觉得老家的枣树好,老家的枣树上结得果子很实惠哦!

  河北这地方,这几年又兴起了栽种冬枣树。冬枣的成熟期比一般枣儿要晚些,人们通常把冬枣当成一种含VC丰富的小水果吃。老家院子里的枣儿,相比之下,是比河北的冬枣收成早些,个头与冬枣也不差上下,甜味也相当。只是老家的枣儿没有冬枣那么脆!不需遗憾,若你哪天能像我一样,咬上一大口我老家的青枣儿,保准你满嘴都是柔脆香酥甜。河北的冬枣树快要开花了,那我家老院子里的枣树花已开得密密麻麻的呢!花儿凋谢后,马上就要挂好多好多的枣子了。

图片 2

 嘿嘿!自我安慰,笑几声吧!母亲离世已七个年头了,老院子给了二弟,二弟今年春节过后在院子里盖了新房,那枣树还保留住没有,问二弟难免显得多余了,不是么!

 还记得一次陪三姐去给自家的自留地里的庄稼浇水,在离我家很远的一道水渠边上,发现了三颗开着浅紫色的野菊花,很美,很耀眼,当时要不是三姐叫我走,我真是舍不得迈腿离开。

图片 3

今天下夜班休息,上午骑车去野外闲逛去了。在沟渠边猛然发现了几颗野菊花,就径直走跟前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了一番,除了花儿的颜色不同外,形状大小跟我在老家沟渠边见到的那颗像极了,只是它开的是黄色的花,而老家的野菊花开的浅紫色的。见到了记忆中这些野菊花,又倍感亲切和熟悉。哦!也就迫不及待的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粗略得出:这些菊花都是菊科目,这两种都属于雏菊品种类。更深的了解一番雏菊,雏菊竟代表着天真,无邪,它的花语是快活。

 呜啦!老家沟渠边的野雏菊,不但很美,而且寓意着永远快活。在老家我老早发现了它,并如此的痴迷和欣赏它。神话般地说,我遇见它 ,是一种奇迹!哦,它早早的给我身上贴了一个标签:一个快活的人。只是我现在刚知晓,也为时不晚呀!即刻起,我要满心欢喜的接受这个标签,并做一个永远快活的人呢!

 来河北这么多年了,见到了许许多多绚烂和美丽的花,为何却对这几种再平凡不过的花情有独衷呢!这就是真真的乡情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情感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记忆里的石榴树,母亲的石榴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