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三角形关系,活着真好

图片 1

大林是我的乡党,我们从小村子里出来,到了城里成家立业。我做了公务员,大林开着一家工厂,大林的工厂生产保健品,产品销路很好,利润可观。
   那次大林夫妇在我家吃饭时,他提到老婆爱吃醋,小心眼,经常打电话给他,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笑着安慰那个老实娴静的妇人:“嫁人不疑,疑人不嫁。他没打电话一定是在外面忙事情。他没接电话,可能没听见,可能当时在忙,不方便接电话,比如:开会,比如和客户谈事情,也可能没电、没信号,欠费停机。”
   没两天功夫,大林再来的时候,带了他情人一起来,原来他真的金屋藏娇了。
   大林的美貌情人叫虹,相比他老实厚道的妻子,这位叫做虹的女人真是悬在大林头上的一道彩虹,让他又爱又怕。
   大林频繁地带虹出现朋友的聚会,虹的出现像是给他打了一针鸡血。
   “我在减肥!”四十多岁的大林兴奋地宣布。
   “有效果嘛?”我好奇地问。
   “很有效果!按照提供的食谱,早晨吃牛奶鸡蛋,中午晚上不吃米饭,不可以吃碳水化合物。”
   我听了觉得不着边际,自古以来人吃五谷,怎么米饭也不吃了,但是大林愿意,就不再说什么。
   一天,我接到虹打来电话:“大林呢?在你那里吗?”
   好厉害的情人,找人找到我这里了。
   不光是我接到虹的电话,大林的好几个朋友都接到过虹的电话。
   大林有个年轻女同事,为了感谢她工作上的帮助,大林请人家吃过一次饭。
   随后女孩接到虹的电话:“你小心点!不是你的男人,你别动这个心事!”
   女孩很郁闷,不就是一顿饭吗?这位如夫人,不是一般的飞扬跋扈。
   虹的丈夫是一名公务员,公公是手握大权的官员,可爱的儿子在上一年级。那天虹在我的办公室电脑上欣赏她U盘里的照片。照片上的虹更加明艳动人,她一边翻看着和儿子的合影,一边问大林意见,大林只是勉强地敷衍着,大林对她的儿子没太多热情。
   虹很喜欢奢侈品,三十出头的她今天去做近视激光手术,过几天,去商场买貂皮,再过几天,她又和大林去珠宝店订一个克拉钻戒。
   大林和她打得火热,但是大林告诉我虹其实还另有情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林的老婆不知什么时候知道了实情,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接受了另一个男人走进她的生活。
   当妻子向大林提出离婚时,大林呆住了,他一百个不愿意。那是他的结发妻子,从来没想过离开她,更没想过她会离开。但是当一个女人的心已远行时,你已经留不住她了。
   大林结婚很早,儿子已经成家,他已经有了可爱的孙子,可是当了爷爷的大林却被当了奶奶的妻子抛弃了。
   找老婆比找情人难多了,离婚后的大林一直单着。偌大的别墅里,大林枯坐在楼上,听到儿子一家的笑语喧哗。该吃下楼晚饭了,可他懒得动,腹内空空,内心更加空荡。
   他很失望,儿子儿媳也不关心一个年近五十的单身男人。饿着肚子坐在黑暗中,他想起那个关心了他很多年的女人,现在却在关心着别人。
   初秋,气温还没降下来,但是一股寒意从大林的心底升起,渐渐淹没了他。

大林两口子双双下岗了,他们工作的铸造厂倒闭了。铸造厂倒闭是迟早的事,他们的铸件总是不合尺寸,又满是砂眼,在计划经济时,他们勉强可以生存,市场经济一开放,工厂就只能倒闭了。铸造厂倒闭,对大林一家来说和天塌地陷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孩子都上初中了,两人都没工资了,在这之前,厂子效益就不好,工资打着折扣发,勉强够一家人的吃食,因此,一家也没什么积蓄,现在只能喝西北风了。大林两口子天天出去,八方联系着去找工作。大林两口子的事惊动了母亲,母亲本以为大林两口子都这么大岁数了,早就成家另过了,不用她操什么心了,没想到,她还要为他们操很大的心,那些日子,她每天都要往大林家跑两趟,大林两口子出门去找工作,她就坐在那里等,仿佛这样心里会踏实些。每次大林回来,母亲都很紧张,仰起头去察看大林的脸色,大林不说什么,只是叹气,不用说,母亲就明白了什么。母亲回到家后就把气叹到了家里。小林很不高兴,怪母亲尽操那些没用的心,小林就说:妈,你操心有什么用,又帮不上忙,让大哥他们自己去管自己吧。谁让他们没工作在一个好单位呢。母亲听了小林的话,心里又难过起来,她又一次想起当年大林进铸造厂时,自己赔着笑脸,一次次在老苏的办公桌上委身于老苏的情景,那张办公桌很不牢固,在身下吱吱地响。那时她就想:就这样吧,只要大林有了工作,踏踏实实一辈子,自己就这么认了。没想到,大林没能工作一辈子,刚刚半辈子就失业了,母亲深刻地检点着自己,要是自己不那样,兴许大林就不会到铸造厂来,也许现在大林就不会失业。想到这,母亲恨不能去扇自己的耳光。母亲正在抓心挖肺地责备自己的时候,一天夜里,大林媳妇慌慌张张地来了。她带来了一个让母亲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大林被警察抓起来了。原来大林真的走投无路了,一家人还要吃饭,孩子还要上学,他不能坐在家里喝西北风。他和同时下岗的几个工人,便到厂子里去往外倒腾东西,然后卖给废品站,倒腾来倒腾去就有人去报警了,结果,大林几个人就被抓了起来。很快,大林就以偷窃罪被判了三年刑。大林没能找到工作,却住进了监狱。让全家人都感到很失望,最伤心、难过的自然是母亲。大林进监狱引起了家里一连串反应,先是大林媳妇和孩子回了娘家,不久又提出要和大林离婚,两人都在一起生活快一辈子了,又折腾着离婚,最让母亲伤心的是,大林的儿子,自己的孙子,那个念初三的学生。在这期间,淑贞和自己的孙子谈了一次。淑贞说:“你妈要和你爸离婚,你打算跟谁?”孙子梗着脖子说:“跟谁?当然跟我妈。”淑贞又说:“你爸才判三年,等你高中毕业他就出来了。”孙子红头胀脸地说:“别说他,我没这样的爸爸,他让我也不能做人。”淑贞再说:“他怎么不让你做人了。”孙子不再说话了,眼泪在眼里含着。淑贞还说:“你爸判刑,还不是为了过日子。”孙子突然站起身,冷冷地说:“以后我不姓文了,我没这个爸,没你们这些亲人。”说完拂袖而去。没多久,大林的老婆终于和他离婚了,孙子也改了媳妇的姓。母亲病了一场,她撕心裂肺地替大林难过,家没了,连自己的孙子都没了,儿子自己孤孤零零地在监狱里服刑。母亲受不了了,病好后,她去了一趟监狱,她见到了大林,大林老了,也瘦了。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也不问什么,只是狼吞虎咽地吃母亲给他带去的那只烧鸡。最后大林抬起头说:“妈,下次你再来时,给我带一条烟吧。”母亲看着大林的样子忍着,她一走出接见室,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她看到了大林的麻木,绝望,还有自暴自弃,大林的样子让她的心碎了。从那以后,每个月母亲都要去看大林,大林让她放心不下。母亲想,大林一个人多不容易呀,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在监狱里孤孤单单,没人问没人疼的,她不能让大林一个人扛着这份艰难,她要给大林带去关怀和温暖。大秀、小秀、小林三个孩子,集体去看过一次大林,然后他们就不再提去看大林的事了。他们都忙着自己的事,都挺不容易的。这一切母亲明白,不怪孩子们。母亲坐火车,又坐汽车,七拐八折地去监狱看望大林。每次回来,母亲都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大秀心疼母亲,就说:“妈,你以后别去了,以后我每月给大林寄钱。”母亲照例要去,钱并不能代表爱,母亲带给大林的是母亲的爱。母亲又开始拾破烂了,她每月的花销不能伸手向孩子们要,她去看大林要花路费,还要给大林买吃的,抽的,这都需要钱,她怎么能每次向孩子要这些钱呢。母亲又捡起过去的行当,大秀最先受不了了,她找到了母亲,含着泪说:“妈,你这么大岁数了,要干什么呀?你缺钱我给你就是了。”大秀说完从兜里拿出一个活期存折,递给母亲,母亲不接,她硬塞给母亲。大秀又说:“你每个月去看大林,你愿意去就去吧,破烂就别捡了,这么大年纪了,有个好歹的咋整。”大秀在担心母亲的肾,毕竟是只有一个肾的人了,另一颗肾长在大秀的身体里,大秀时时刻都能感受到母亲的存在。母亲就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妈就这么大能耐了,没本事给你们创造条件,妈心里难受。”母亲说到这,照例要大哭一场,伤心会让母亲流泪,母亲只有通过泪水,发泄心中的难过与伤心。母亲不忍心用大秀的钱去看大林,大秀的身体不好,还要开服装摊,两个孩子也都上初中了,户口不在城市里,因此要多花许多钱供两个孩子上学。大秀不易呀,几个孩子都不容易。母亲一分也没动大秀的钱,自己踉跄着脚步,去拾破烂。每当傍晚,人们在街上很容易就能看到母亲,她用编织袋背着垃圾,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目光里写满了爱与期待。那就是母亲。她在期待着每个月的某一天,那时,她就能看到儿子大林了。这是母亲来看他,大林收下她带去的吃食和烟时,母亲的心里就会一片轻松。这一阵子不知为什么,小秀总爱往回跑,说是回来,她只到母亲住的屋里坐一坐,她很少走进小林那两口子的房间。刚开始母亲并没觉得有什么,时间长了,次数多了,母亲就觉得不对劲了。毕竟是母亲,每个孩子的异样都逃不过母亲的心。一次,母亲就说:“小秀,出啥事了,跟妈说。”母亲还没说话,小秀就哭了。原来小秀的丈夫自从当上了总经理后,便经常不着家,他总是说工作忙,有应酬。后来,小秀就发现,丈夫原来在外面养了女人。丈夫犯一个很通俗的错误,人过中年,事业又小有成就,很容易犯这样的错误。小秀的丈夫自然也不例外。最可恨也最庆幸的是,当小秀为此质询丈夫时,丈夫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还理直气壮地说:一个男人一辈子就跟一个女人,多没意思呀,我又没和你离婚你有吃有喝的还想咋的。小秀不想咋的,只想让丈夫回心转意把心思放在她一个人身上。看样子要做到这一点,丈夫有些不可能。于是小秀就痛苦,什么离婚呢,吵闹哇,小秀都想过。小秀是个很理智的人,那样的结果并不太美妙,毕竟她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孩子都那么大了,现在家庭条件不比别人差,该有的都有了,要是离婚,能过成现在这个样子么?小秀否定了自己最初要离婚,吵闹的想法,只能忍受着。在小秀哭诉过程中,母亲难过地望着小秀,孩子难受,母亲更难受。当母亲听完了小秀的分析后,认为小秀想得有道理,还能怎么样呢,忍着吧,日子还是要过的,母亲看见了小秀鬓边的一根白发,伸出手拔了下来,母亲在心里深深地喟叹一声,她只能这么叹气。从此,小秀每次回来,都要对母亲唠叨一番,母亲听着。然后母亲和小秀一起叹气,又说一些很无奈的宽心话,松弛了一些的小秀,然后告别母亲,该干啥还干啥去了。母亲又多了一条操心的线索。

文丨紫藤萝插画丨偏执狂鸡

1

毫无征兆的被离婚,儿子不认她了,娘家也回不去了,每个人都把她当成笑话看,美珍气得吐血,更多的是心有不甘。

想想自己苦心算计,积攒下的资产有五六十万,到头来只得了区区十万,自己辛苦大半辈子,到头来都是在给别人做嫁衣,白忙活了!

如今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周围来来往往操着各种口言的人们步履匆匆,而她,都像一只被主人丢弃的宠物,只得独自流浪。

本来她也可以在城里买房,成为一个优雅的城里人,可这一切都被许峰破坏了!让她有家不能回有儿不相认的人,正是那个曾无数次和她交颈共欢的男人——许峰!

想到这个名字,美珍就恨得牙痒痒。第一次见到许峰时,她就被他帅气的外表迷住了;和她握手时,许峰的指尖在她手心里那么一挠,她的心就被挠动了。

钱老爷子不是也说过:人心最禁不起撩拨,一拨就动,这一动便不敢说了,没有个到好就收的。这话用在美珍身上,最合适不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任何人都有着美好的向往和期望。美珍嫁给大林,不过是遵从父母之命,并不是为爱而嫁,而是父亲对大林爸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要她以身相许。

这段婚姻本来就是有恩无情,少不经事的美珍以为,嫁了也就嫁了,就像天下许多普通的夫妻一样,平平淡淡相安无事过一辈子。

可是偏偏许峰出现了,现在想来,这也许是她命里的劫数。她从迷恋许峰的外貌开始,心也慢慢向他靠拢。她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就是把春天所有的颜色都聚集一起,也不及他的美好。

尽管,这份爱来得尴尬,可她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了,他眼中的火已经将她燃烧起来了。

当那个电闪雷鸣的雨夜,他把她压在身下时,她也紧张,也惶恐,也有过内疚,但更多的,是幸福的颤栗。

可就在美珍意乱情迷时,许峰叫出了百合的名字,这让她无地自容也羞愤难当,那一刻她就发誓,要让他忘掉那个女人,永永远远只属于她一人,从身到心。

2

当大林一家默认她和许峰的关系时,美珍又窃喜又不屑。窃喜的是两个男人拜服于她的石榴裙下,说明自己实在魅力大啊;不屑的是,像大林这种能忍受自己老婆与人偷欢的男人,还能算是个男人吗?

人都是有奴性的,大林无原则的退让,让美珍更加嚣张更加猖狂,而不会珍惜。

在这段奇葩的三角关系中,美珍自认为她是一只猫,将大林和许峰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们只有乖乖俯首称臣的份。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会同时发难,一个逼着要钱,一个设计离婚,不仅把她的计划全盘打乱,还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初飘的有多高,如今摔下来就有多惨,美珍痛苦之余,想着虽然熊强生气不理她,可血浓于水的母子亲情是无法抹杀的,自己是不是可以通过熊强这根线和大林重修就好?毕竟自己半生的心血都花在熊家,就这样走了,她不甘心。

在这个城市她人生地不熟,自己又没有一技之长,转了几天也没找合适的工作。后来看到一家宾馆写着招客房保洁工,想着先做着过渡吧,而且这工作包食宿,免了自己租房子的费用,就去应聘做了保洁。

以前由别人宠着哄着的人,一下子沦落到被别人使唤的地步,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

她哭哭啼啼打电话给熊强,熊强总是淡淡的,问十句答一句,还是单个音节。后来被她吵烦了,熊强干脆告诉她大林另找了个漂亮女人,两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这个消息无异于重磅炸弹,把美珍炸了个血肉模糊,她恨恨的想:好啊,我还在这念念不忘,你却已经另觅新欢,当我邵美珍真的没人要吗?我一定要找一个比你强的给你看看,到底是谁眼瞎!

想归想,真要找起来可没那么简单,有些事,还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可这人要是来运转,还真是外力不可挡的,美珍还真就这么晕晕乎乎的遇上了她的真爱。

3

那天美珍在客房搞卫生,听到约摸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在打电话,说的正是家乡话。漂泊异乡听到乡音,她特别亲切,不由抬头朝男人笑了笑。男人愣了一下,也朝她笑了笑。

男人挂断电话,美珍忍不住问他:“你是湖南A市的吗?”

“是啊!你也是吗?那我们是老乡诶!”男人惊叫起来,一张俊脸满是笑意,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来:“美女,认识一下,我叫龚博宇,你叫什么名字呀?”

美珍不好意思地把手在身上擦了擦才伸过去轻轻碰了一下龚博宇的手:“你好,我叫邵美珍,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小帅哥。”

龚博宇疑惑地眨着眼睛:“我是小帅哥?你比我大吗?不可能吧?”

美珍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我肯定比你大呀!而且还不止大三五岁!”

“不可能!你这么年轻看上去最多二十七八,比我小!”龚博宇双手乱摇,又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给她看:“你看,我今年三十了,比你大吧?”

眼尖的美珍看到,他钱包里不仅有厚厚一沓钱,还有多张银行卡,目光不由沉了沉。

女人都喜欢有人夸自己年轻漂亮,何况还是龚博宇这样的帅小伙夸,美珍心里乐开了花,还是说了句我真比你大呢!

龚博宇不听她这些,只管自顾自说他乡遇故知,是人生一大幸事呀,一定得好好庆祝一下,又问美珍晚上有空没?约她一起去吃个晚饭。美珍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就欣然答应赴约。

跟龚博宇吃一顿饭,美珍才知道什么叫有缘,这龚博宇太会说话了,一句都能说到你的心坎里去!

龚博宇告诉她,自己在这边有个工程,经常需要过来看看,他不习惯住工地,每次一来总是住在这个宾馆。

美珍问他怎么没带夫人?龚博宇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说没遇上一眼就喜欢的。让她的心没由来的一慌。

一顿饭吃下来,相互问了对方个七七八八,龚博宇看她的眼神也越发火辣,说的话也更撩人。

4

酒逢知己千杯少,吃着喝着说着闹着,不知不觉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美珍的脸红艳艳的,加之她本就白净,又一直保养的好,白里透红中更显熟女风韵,把龚博宇看得痴了。

结了账,两人摇摇晃晃勾肩搭背而行,龚博宇极力邀请美珍去他房里坐坐。都是成年人,她很明白这“坐坐”的深意。看着龚博宇年轻的脸庞,挺拔的身姿,美珍半推半就跟他去了房间。

一方面,她是跟大林赌气:没你这个黑猴子,我美珍还有小鲜肉赶着追呢!另一方面,身体和心灵都寂寞得长了霉,她需要安慰和陪伴。

不得不说,龚博宇真是这方面的高手,年轻大胆,又能说会道,美珍觉得,他手指触过的地方都是春天,立马就鸟语花香了。

龚博宇要她辞了工:“你赚的那三瓜两枣还不够我一顿饭钱呢,我不想你这么辛苦,放心,以后我把钱包交给你,我养你!”

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基本堪忧,美珍沉醉在龚博宇的柔情蜜意里,哪里还有分辨的能力和念头?这句“我养你”,更是让她心都醉了!

她想我邵美珍还是魅力不减当年嘛,有这么个小鲜肉死心塌地陪着,此生无憾了!去你的大林,去你的许峰,老娘要活得比你们谁都滋润!

龚博宇说到做到,真的把钱包交给了美珍,他带她出去打牌喝酒会朋友,大大方方的跟别人介绍美珍是他女朋友。他那些朋友也都亲切地嫂子长嫂子短的叫,都夸龚博宇有眼光,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果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啊。

夸得美珍越发飘飘然了,而且龚博宇真的把底都交给了她,看他的吃穿用度也可以看出他财力非同一般,他还说等这边工程一完,就和她回去办婚礼。

美珍也听他经常和别人通电话,说工程进展和一些材料方面的事,好像那工程也快收尾了。

一切似乎都在朝美珍希望的方向发展,她和龚博宇商量:“我们结婚时我要请大林来参加,我要让他看看,离开他那混球,我找了个多优秀的男人,气死他!”

“好好好,都依你,宝贝儿!”龚博宇一翻身,又把她压在身下,醉了一室春光旖旎。

5

就在美珍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让她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这天龚博宇从外面急匆匆回来问美珍要钱,说工程出了点问题急需一大笔钱周转。他的钱包在美珍手上,前两天才转了钱付材料费,美珍看到余额不多了。

龚博宇连续跟好几个朋友打了电话借钱,朋友们都以各种理由推脱。

“怎么办?怎么办?”龚博宇急得团团转,美珍从来没有看到他这样不淡定过,也跟着着急起来。

突然她灵光一闪,想到自己离婚时的那十万块,何不暂时给龚博宇应下急?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毕竟那是她的全部家当。于是试探着说自己还有点钱可以先应付一下,看龚博宇的反应。

龚博宇听美珍说要把钱给他,一个劲的摇头说:“不行不行,那是你的钱,我这样不就是吃软饭么?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怎么能用女人的钱?说出去都丢死人了!”

听他这么说,美珍放心了,他都不肯要,自然就不会是打她的主意了,于是笑道:“两人都准备结婚了,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别想那么多了,我不说还不行吗?”

龚博宇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不行不行,美珍把他拉去银行直接转了帐,龚博宇又非要写借条,美珍觉得这样就显得她小家子气不信任他了,于是把笔夺下推着他说:“你快去办正事吧,别在这磨叽了!”

龚博宇感动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在大庭广众下抱了抱美珍,把头埋在她发间轻声说了声:“谢谢老婆!等我回来吃饭哦!”这才拿着银行卡走了。

可是,吃饭时间早过了,龚博宇没有回来,美珍打电话过去都是用户正忙,她以为他有事耽搁了,也没太在意。

结果到了晚上龚博宇还是没回来,电话变成了无法接通,美珍有些慌了,她没有龚博宇朋友的电话,甚至不知道他所谓的工程在哪里?

就这样,龚博宇彻底失联了,他的电话再也打不进去,美珍这才发现,他钱包里的身份证了见了,她拿着那一堆银行卡去查,余额全部为零了!

她终于明白,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龚博宇利用她空窗期急于想证明点什么的心理,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乖乖把自己连人带全部家当都奉上了!

仔细想来,龚博宇的骗局并不是特别高明,只是她吃了猪油蒙了心,糊里糊涂自投罗网,落了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上帝要每一个成年人都能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原来生命中每一份馈赠,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有些剧情,一开始唱的就是曲终人散!

-番外二完-

总有读者说一章看不过瘾,作者一天写大几千字也实在辛苦,为了满足大家看过瘾的同时,也为了给我们作者一点写作的动力。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情感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奇葩的三角形关系,活着真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