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人烟的魂,笔者内心的半亩花田

落叶失血秋黄时的哭泣,是谁把它抛下在那一季?星心陨落化着流光飞去,是夜容不下爱爱已无计。我的虔诚在十分的努力,却没有回报的一分一厘。就象是手心攥紧的戒指,放开时蘸满鲜红的血迹。踩着岁月呻呤中的步伐,抚摸落日慌张时的孤寂。看着残白星光无法邮递,问心中的荒芜何处能寄?花开霜风中颤动的冷艳,有谁看雪舞落下的泪渍?岁月刻下了岁月的印记,沉默在地平沉没了海底。我的文字在喑哑中爬行,笔尖舔破了寂寞的窗纸。项链捆串往日沉重窒息,深埋种子你可梦到春季。无奈回眸中的你可知道,岁月的境前泛黄了自己。孤独的陪伴翻找着日期,象流浪的云猜不透风意。我的笑容在惆怅中装饰,流水带不走失落的影子。镜前照影影在摇恍不停,雾里看花花在风中轻啼。我小心珍藏着一段记忆,记忆却敲不醒三生坚石。佛前祈求绕不过因和果,心中画的圆且圈不住你。受伤的翅膀在穿越孤零,脚下的步伐被红灯叫停。寂静的心总是没有寂静,孤寂灵魂总会挣脱孤寂。———诺言(2016.10.9)

    这份思绪我想送给她,关于情人的意义,怯生生的梦,怕的是等不到她的将来,那些温润和安详。假如说荒野是孤寂的,那么面对这样心情好比阑珊的影子,她将要行走在荒凉的孤寂里,事情来的很简单,因为爱情是这样折磨人将要使人穿越这片未曾经历的荒芜,面对空白的见证和孤寂里想象的碎片都不成段落,单调而空虚的生活,单调而空虚的不止这些怯生生的梦。"精致红颜为谁过,满地枫叶落成眠"。品一些意境,她像镜中的公主,即使南山落梅,她甚至沉浸在那片回忆的花海里,不让别人来打扰她的情致,她甚至自己受伤却幻想着那些痛的记忆来深沉感觉的美好,其实她只要抬抬头看看身后的围墙外,还有一片碧油的惊喜,曾经或许没有现在更好,然而要她知道,回忆的苦涩其实远不如当下清醒的哭泣,至少月亮还在,至少可以出来看更远的天地,可惜难得她对爱情的忠贞,错过了远比这样更好的结果,只怪天意对她辜负了当初。     当初又有谁能十分懂得爱一个人的承诺,和想象中的情人扮一些自私的装束来俄延岁月的唐突,精致的心灵很少有那些高贵品相来斟酌,甚至鄙夷人的长影在夜晚路灯下一个人寂静的路,摇光浮色呀,山月星影倒是充满了一腔宽慰的惆怅,切切里的私语,我想远空中有那种莫名闪过的期待,定不辜负今晚安澜的睡意,使人拔俗的更加情愿,情愿是那样的哀戚而又清澈的双眼。我从春风里路过,却不叫人怜惜风月,等闲的轻盏,摇曳的梦……     凭此时对一个人的思念是揉碎在马蹄声中的绝响,谁能驻足的只凭意像的美将一个人沉沦,记住往年秋日里的样子,一颗静止的心。   

        流年带走了青春,徒留回忆,拒绝怀旧,因为太过伤感。但我生来就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不论心中花田的过往是繁华亦或萧瑟,我都一如既往的贪恋;不论是贪恋旧物亦或旧人,我只在自己心中的半亩花田中孤寂的沉默。并非我喜欢享受孤独,而是我没有心灵之友。越长大,越寂寞。成长的路途固然漫长,漫长到要用友情去垫脚,才能行走得更快,更稳。我曾在那半亩花田中,种满了友情之花,一阵暴风雨过后,都成了零落的繁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1

        也许,有些情感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脆弱到无法抵挡时光的洪流。距离远了,时间久了,关系淡了,而感情也就慢慢溜走了。不要埋怨你的指缝太宽,没有阻拦的了时间,让他拐走了你的情感。花开花落,任谁都无法挽留。有些事,有些人,有些缘,想记不能记,想留不能留,想续不能续。终究要学着放手,给心一个不羁绊的理由。

        如果在残破的花田里,想起你,那是因为你依旧牵扯着我的心。思念越浓,心被扯得越痛,痛到不能自由呼吸,而我甘愿承受。我在怀旧的年华里,深情的陶醉着,已非自醉,不知你可否感受得到?我依然做不到对遥远的举杯致敬,对逝去的从容逝去,总是在无尽的幻想中,寻找过往的花田繁华。在雨中的枝叶间,折取一朵明媚,簪进岁月的额头,许她妖艳又甜蜜,许它流去又流回,给怀旧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怀旧也只是对过去寄托了太深的感情,包袱太重,一时难以搬运。于是做了另一种选择,在心里的半亩花田中,种满洋葱,怀恋过往时,剥着洋葱,一层一层的把过去剥开,或深或浅的道道伤痕,就这样完全的曝露在天地间。任我们如何掩盖,始终抵制不住那刻骨的疼痛感。丑陋的伤疤任性的与空气亲密接触,全然不顾我们的感想。或许,我们就是这样懦弱,在面对过往的伤痛时,即便痛到窒息,也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伤疤肆意的在你我面前招摇。时间并非无情,他会在适当的时机,赋予空气一种神圣的使命。总有一个结果,是我们想要的;总有一个结局,是我们一直期待的。空气会让伤疤逐渐干涸,不再有血液流淌,淌进我们的心田,刺痛我们的心房。慢慢的,过往的伤疤会结痂,血痂会起皮,死皮会掉落,到最后,只是徒留一块坏了的肌肤。使劲锤打,心也不会再痛,因为心田已经贫瘠。究竟是我们太年轻守不住情,还是岁月太斑驳荒老了初心?当初种下了错误的因,如今就该接受这错误的果,给自己一个对过往释怀的理由。

        沿着花田的边缘奔走,却始终追赶不上时光的步伐。回首走过的路程,我被往事旧人牵绊了太久,一路盲目的行走,错过了太多的美景,而心中的半亩花田也已荒芜。

        有些事,终究要成为过去;有些人,终究要成为过客。好比一朵花开的时光,明媚过后,便成为了永久的怀念。花已落,田已荒,年少时的爱慕是可以寂静的,在长大以后的岁月里,我永远的走在了没有你的半亩花田里!

        怀旧,也许是因为当初看不到花田的未来;恋旧,亦或是因为花田已经荒芜。生活中,我们往往把对今天的不满和对明天的恐惧,用歌颂昨天的方式来表达。但有时候,太多的放不下,到了最后,也就难拿的起。苏芩说“非常羡慕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忘却,才是最大的勇气!”既然错过了浇灌花田的时间,那就在荒芜中重新开拓。

        在心里的半亩残破的花田中,在每一个行走过的脚印里怀念旧人,揭开旧伤,凝视丑陋的伤疤,用一抹牵强的微笑,去抵挡光阴的再度摧残。

        时间一点一点的走,搁置了曾经的难以承受。怀恋过往的花田繁华,但不要如今的花田荒芜,不要丑陋的伤疤,给贫瘠的花田一个重新肥沃的空间,给自己一个不伤感的理由!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情感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远离人烟的魂,笔者内心的半亩花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