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的鬼客,春天的果园

这是雪花飘落的日子零零落落 一片一片仿佛是依依不舍这是春天明媚的日子妩媚多姿梨花弥漫荡漾着天空中的蔚蓝你的凝脂欲滴怎能躲得过蜜蜂的眼睛但你这冰身玉肤犹梦似烟你竟是如此地安静趁着暖意 甜美地撒着娇一瓣瓣怯生生地轻盈飘着你是否知道飘扬的韵味那穿越了季节的界线把我带入白雪皑皑的世界我喜欢天空梨花的飘雪飞扬着去追逐飘渺的梦沉醉你淡淡的清香中永生

那应该是二十几年前的歌了吧,老歌但耐听。就如一些事和物,总会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会从心里的某个角落滋生出一个特敏感的枝桠,就那么轻轻地一触摸,窸窸窣窣,落下的便是最让人心疼的。“爱一个人可以爱多久,心疼到天明算不算不多”.沙哑、低沉却又有点浑厚的声音,伴着轻缓的旋律,无边的情绪就如浪潮一波一波地涌来。其实最喜欢这首歌的还是那句:花瓣雨,飘落在我身后。一花一瓣一雨,深深浅浅,飘飘怱怱,落在身后的全是回忆,关于花,关于梨花。

挖荠菜蜕去阴影从冬日的楼群里出来辽阔的蓝天郊区果园果枝泛青花蕾啪啪啪打开润肺的香气三五位乡村少女低头弯腰单膝或双膝跪地挖荠菜也是一种膜拜与不远处两只低头吃草的羊没啥两样羊抬头望了望花丛里的笑声天空有鸟飞过它也是在寻找在回归草海泥土长出的草汇集在果园里春风一染细瘦的身子便绿了便婀娜多姿了这些果树的小妹妹白日招风引蝶夜晚清洗月的镰刀日夜兼程延续着牛羊村庄的烟火一眼望不到边的万顷果园旺盛的草命呀碧绿的大海阳光下一浪一浪运载着一船一船的花朵梨花开了我喜欢穿短裙的梨花我喜欢她赤裸的雪白我知道我很黑粗手粗脚是根梨树桩不像梨树叶我够不着梨花我却更壮实更有力地举着她她想多高就把她举多高白色的火焰把我彻底照亮一朵朵芳香从天上掉下来美呀把我埋掉死了算啦苹果花开画布上泼洒春光青草是幸福的暖风藏入绿波蝴蝶是溅飞的浪花快乐在果园在旷野无边寂静的泥土里泄露出村庄河水苹果树的心一圈圈摆动泛青顶出花蕾毛绒绒的嫩叶白里透红的细碎粉花一颗颗怀春的少女之心她的印花布褂子盘发上的插花画布上的灵魂清澈的微笑天空一抹愁云在飘晨读蚂蚱受到惊吓跳入草丛蜻蜓从果枝掉落又升在空中环绕旭日是张金唱片挂上树梢又像个大鸟巢我笨嘴笨舌没有鸟鸣清脆空灵不知道土路是一根弦露水是音符鞋湿了不知道花朵们纷纷竖起耳朵笑我痴笑我的朗读一会儿被陷入一会儿又溢出忘了烦恼和快乐桃花开雨中山南一条路撕开哪有什么桃花园我面前只是一树树的桃花两边开着白里透红又浓艳我看了一会儿只一会儿一瓣一瓣的桃花一瓣一瓣的美就凋零落了下来被浑浊的流水流走青草一小片青草养一只羊一大片青草养一头牛挤奶的羊是一个小草垛犁地的牛是一个大草垛小草垛大草垛从牛羊身上撕下来披在人身上从寒冷的冬到这个早春青草的气味处处弥漫从没有丢失过只不过人们没有在意或早已麻木了再写梨花一小卷儿一小卷儿的洁白打开了芬芳的梨树打开了一幅梨花春光图我不是梁祝化不了翩翩的白蝴蝶我只是宣纸上的一滴墨投入蓝天是鸟鸣落在树下是石头或者我就是一只工笔小蜜蜂嗡嗡嗡倾斜着掉入一大片空白花海抒情的绿叶我伸出的双手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三月,家乡的梨花开了,四面八方的游客蜂拥而至,朋友圈里全是美景美图美花,看的人眼馋。我有多久没回去看过梨花了?应该是这首歌的年龄吧。

“冷艳全欺雪,余香乍入衣,春风且莫定,吹向玉阶飞。”这是唐朝丘为的《左掖梨花》。一直很喜欢那画景。

小时候家乡是僻静的,每到三月,那一树一树的梨花仿佛一夜醒来,山坡上,河堤边,小巷里,大路旁,农家小院的墙角边,映着蓝湛湛的天,那洁白的带着微香的梨花就那样骄傲地在三月的春风里微笑。上学放学的路途也成了最美的时光,一群孩童就会绕着梨树嬉戏。一阵风吹过,惹得梨花跟着孩童一起咯咯地笑,扑拉拉地往下飞落,落在孩童的发梢上,脸颊上,甚至调皮地钻进衣领掉进身体里。我们仰着脸蛋,比赛谁的脸上花瓣最多。常常是囔着:看,看,我的多,我的多。迫不及待地拉着小伙伴比赛,结果小脑袋一低,一瓣一瓣的梨花顺着衣服滑溜溜地就逃跑了。可我们依然大乐,脖子上套着书包就开始旋舞起来。有时趴在树下写作业,花瓣也会调皮地落在笔尖上,分不清哪是作业本,哪是花瓣,第二天打开书本,常常会有发黄了的花瓣不时地从书本里跑出来。老师会微皱着眉责备大家贪玩,我们把脸埋向书本,却还能闻见那一抹花香。

阳光甚好的时候,我们会躺在树下,透过满枝桠的梨花看着蓝天发呆,看天空飞过的鸟,听河水的欢笑声,把自己想像成花,因为蜜蜂就不停地在身边嗡嗡地飞。

“山那边是什么?“

“大城市呗。”

“也有梨花吗?”

“傻,只有我们这里才有梨花。”……小时候我们就这样痴想着。

梨花的花期大约十天左右,渐近清明的日子,春雨也开始淋沥起来。担心花瓣淋湿,唯恐来年看不到花开,小孩子的心呀总有那么多莫名其妙地担忧。在晴天的日子,我们会捡拾好一大堆的花瓣,坐在某个台阶前,用缝衣针穿好线,然后很细致地将花一瓣瓣地串起来,做成项链,手链,甚至是戒指。那洁白的花呀,泛着一簇簇地香。我们欢喜地互赠着朋友。还一本正经地告诉对方:一定要保管好哦!第二天我们坐在台阶前,拿着那发黄变色又难看的花串愁眉苦脸。淋淋沥沥的雨开始飞舞起来,越来越大,风把雨吹成了斜线,花期已到的花瓣便在斜风细雨中悄无声息地落下来,一片、两片……没有轻盈的舞姿,到像是完成了某个盛大的表演,华丽丽地转身谢幕。屋檐下的我们歪着头地数着数也数不清的花瓣,心里空空的,除了机械的数字从嘴里冒出。

“明年梨树还会开花吗?’

“当然会,明年我还给你做花串。”

“那我放箱底好了,那样它就不会坏掉。”……小孩子真是单纯的可爱。

同学聚会在家乡的梨园里。一大群中年男女在梨树下毫无忌惮地做着小时候的各种游戏,丢手巾、开火车、老鹰捉小鸡……不再年轻也不再敏捷的身体让同学们哄笑不止。曾经最腼腆的女生跳起了自创的搞笑舞蹈,当年帅气的男生配合着表演各种小品……欢声笑语在视频里,让我们这些无法参加聚会的同学一阵集体评论,又感叹不已。原来变的只是年龄和身体,不变的还是当初的少年心。梨树依旧是梨树,梨花年年盛开,依旧带来年年的快乐。对着视频却突然有了种想流泪的感觉。

苏轼写道”梨花淡泊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家乡每年在梨花盛开时举办梨花节。它的美早以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摄影家早以把它优雅的花姿介绍到了大山外,文人墨客也尽情对它抒发情意。每个人在这里都寻找到了自己的心意还有那份禅意。苏老是否该来游一回?

“花瓣雨,飘落在我身后……”旋律在重复着,每每听这着歌时就疑为自己站在阳光灿烂的花瓣雨中,站在斜风细雨的花瓣雨中。我想念送我花串的小伙伴,你在异乡还好吗?三月的梨花香还记得吗?对,这梨花只有我家乡才有,因为那梨树叫雪梨树,只有在高原地区才有,所以那花应该叫雪梨花。我的家乡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金川。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情感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依依的鬼客,春天的果园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