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泉之恩,写给父亲

你是我的牵绳,我是你的风筝,你拉着我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我看到了江水如何滔滔,群山如何连绵,我还看到一湾生命之水,在你的牵引下流过四季春秋,流过岁月更迭。回过头来,我看到你满脸的汗水,却不知疲惫。你吝惜的目光撞进我沉默的眼泪,漫不经心的落在寓于无形的体会。爸爸,把我拉回来吧,我依然做你前世的情人。

爸爸,您是我的亲爸爸,都说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

        接完一个四分多钟的电话,是爸爸打来的,心里突然有些许难过,源于对岁月更迭的无可奈何和时光飞逝的怅然若失,更多的还有对身边亲人的忽视。

        手机里最近通话栏从顶端一直往下滑都找不到爸爸的号码,因为我已经很久没给爸爸打过电话了,顿时感觉分外内疚。
        爸爸一直是个含蓄而内敛的人,记忆里他温和的像盛开的蒲公英,给人暖融融的感觉,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从小到大几乎没用过多少甜言蜜语来表达他的父爱,但我心里一直明白,跟诸多重男轻女的传统家庭相比,在我家,爸爸似乎是更喜欢我的,尽管我并不足够优秀,但爸爸一直觉得我是他的骄傲。
        依稀记得上大学的那会,爸爸虽然极少给我打电话,但他总是托妈妈问我,钱够不够花,然后让妈妈多给我一些。可每当我跟妈妈说,让我爸接电话时,他就会硬生生的说,说什么呀,有什么事啊,没事就不用说了,那个时候我很不理解,一直觉得,我远在他乡,一年见一次面,爸爸就不想关心女儿,了解女儿的境况么?后来出去工作了,想起有一次在电话里跟爸爸哭诉,我说我怎么觉得自己像没爸爸一样,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每次给你打个电话就像问你要债一样,然后我在电话的一端一边大哭,一边气势汹汹的质问爸爸,而爸爸却在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许久,直到我挂断电话。现在才明白,或许父爱如清茶,只需品尝,不需言语。

        随着年龄的渐长,看着爸爸斑白如霜的发丝和沟壑纵横的脸庞,我越来越能体会他的艰辛与不易。饱经风霜的岁月,无情的在爸爸身上留下了苍老的痕迹,而那些痕迹,仿佛崇山峻岭般漫无边际,蔓延到时间的尽头。爸爸那老去的容颜,震撼着我脆弱的心灵,每每看到他,心里总会泛出一阵阵酸楚。
        只是有时候,那些发自肺腑的话,总会在心田酝酿很久,才会懂得抒发,才会让人酸楚,才会如水般平淡却又如茶般甘甜。一些话,就这么几句,却仿佛永远也说不完。一些情,就那么简单,却如桑麻般越织越密。一些爱,就这么平凡,却真的就是恩重如山。

        人人都说子女是父母上辈子欠下的债,那想必每一对有孩子的夫妻都是债台高筑吧,从孩子一出生,他们就开始还债,仿佛不辞劳苦,终其一生都不能够还清这债。只是我希望,每一个爸爸的孩子,在成长的路上,能够懂得他们的艰辛,能够活的娇艳欲滴,就像养在室内的花苗,不用阳光的抚摸,都能带着幸福的温度。
        成家以后的我,总因为自己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忙的焦头烂额,对爸爸的关怀也变得寥寥无几了。想想这38度的高温,炎炎烈日炙烤着地面,爸爸还在钢筋水泥地里挥汗如雨,可我都不曾打一通电话道声问候。以前别人都夸我是个孝顺的孩子,可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面对爸爸,我有太多的愧疚。
        亲爱的爸爸,女儿已经长大,我不是你泼出去的水,我是你安出去的家。山水混沌,细雨轻风皆是我对你的牵挂。天地渺茫,梦里梦外都会有你的面庞。韶华易逝,朱颜会改,我也会两鬓斑白。山迎又一春,滴水便是情,只愿看得见摸得着的岁月里,我能够时常相伴左右,细水长流以表关爱,温言软语以尽孝道。

那栋用爸爸的汗水堆砌起来的房子,不用阳光的抚摸,依然散发着幸福的温度,每一张瓦片,每一块砖头,仿佛都应证着爸爸的智慧与坚强。那些打砖的日子,一打就是七年,我从孩子变成一个姑娘,亲眼目睹了爸爸从帅气到蹒跚的变化。满脸的皱纹,或许比从前俊美了些许,因为,他笑了,他成了村里的模范, 他让自己的孩子穿上了漂亮的衣服,上了城里的学校。我知道,辛苦对于爸爸来说,永远比不上女儿快乐的成长,大浪淘沙,也不过沧海一粒,有些苦,在幸福面前,也不过如此。

都说父爱如山;我一直都认为我特别幸运,我一出生,生我的父亲,就因病离开了人世,但老天的眷顾,我母亲带着我改嫁另一个家庭,遇到了我从小一直叫到大的爸爸,他憨厚老实,不善言辞,但每次都是用行动去表达他的爱。

一些发自肺腑的话,总会在心灵酝酿很长的时间,才会懂得抒发,才会让人酸楚,才会如水般平淡却又如茶般回甘。一些话,就这么几句,却仿佛永远也说不完。一些情,就那么简单,却如桑麻般越织越密。或许父爱如清茶,只需品尝,不需言语,便已经懂了。

   你是一夜星辰,再远的漂泊,都会指引我人生的航标。

世事无常,垂成功败,光阴婆娑,岁月更迭。时间,似乎在无形的验证着增减与变化,我们的生活,也似乎在或伤留痕的孜然。幸福的深层意义,心灵的一方净土,或许也只有父爱母慈的积淀与祥和吧。

图片 1

我们的生命不是上天给予,我们来到世间的那一刻,便会与两位伟人脱不了干系。山迎又一春,滴水都是情,滴水之情,难报涌泉之恩哪。

   你是一首老歌,再多的烦恼,都会抚平我暗暗的忧伤。

爸爸,女儿已经长大,我不是你泼出去的水,而是你安出去的家,从此后,细雨轻风皆是我的牵挂。天地渺茫,梦里梦外都会有故乡,月影离朝露,牵牛还会食露草。茉莉花上的露珠又圆又亮,我知道他是你的眼睛,带着默默的忧伤。

   你是一缕辉光,再黑的夜晚,都会照亮我迷茫的方向。

你是一首老歌,再多的烦恼,都会抚平我暗暗的忧伤。

还记得小的时候,爸爸每次去上班之前,都会塞个零花钱给我,让我买糖吃,买回来的糖感觉特别的甜,甜到了心底;一放假就回来,他就带着我去串门,父亲的手拉着我的小手,感觉爸爸的手特别特别的温暖...就这样我在父亲的呵护下慢慢的长大...让我的童年在有爸爸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长大,让我的童年因不缺父爱,性格活泼开朗!

我虽然自卑过,但在爸爸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会为我任何一点小小的伤痕自责与难过。是谁说男儿才是父母最后的希望,谁若是娶我,谁就得做那雪地里的影子,如父亲般让我去敬仰与不弃。

爸爸,女儿已经长大,我不是你泼出去的水,而是你安出去的家,从此后,细雨轻风皆是我的牵挂。天地渺茫,梦里梦外都会有故乡,月影离朝露,牵牛还会食露草。茉莉花上的露珠又圆又亮,我知道他是你的眼睛,带着默默的忧伤。

斜阳芳草,总会凉薄在飞云冉冉的月桥,父慈女孝,总会让生活别样成梦魂不惮的远方。一些记忆,如雨后的阳光,半是湿润,半是辉煌,就算清风吹来不同的方向,依然离不开你宽厚的广场。写一篇诗歌把你咏进女儿的心脏,让我的倔强,写进你的昔往,将巍峨的苍翠,绽放成茉莉花香。

都说岁月不饶人,饱经风霜的岁月,留痕在父亲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手上的伤口和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般一望无际。衰老,震撼在我心灵的脆弱,那棵精神上的支柱,希望永远不会被风化。

记忆是宁静而深沉的,就算岁月的风尘也蒙不去那些真实的明净。梦,有时候是可怕的,再坚强的人,在梦里也会脆弱。故事,是生活出来的,当刻骨铭心成永恒,故事,也就开始了。

我因有这样的爸爸,无比自豪!父亲的爱厚重而深沉,细长而深远。

你是一缕辉光,再黑的夜晚,都会照亮我迷茫的方向。

如今,您却生病了,站久了,脚就特别痛,我千叮万嘱让你别在干农活,而你常说,能做多一点就做多一点,这样可以减少你们兄妹的负担,你们也可以每天吃到家里健康卫生安全的饭,

虽然爸爸因抢救及时活了下来,但那次梦里梦外的真实,让我如一川烟草般,万感成陌鸦飞过的苍茫。我不愿去锁愁目送黄昏的尘芳 ,更不愿去叹息沧海一粒的渺小,我只想要那份安好的依靠,温暖成属于我的怀抱,做一件不愿改变的棉袄,抑或一棵柔弱矫情的小草,有模有样的躺在爸爸的胸膛。

带着爸爸的浓厚的爱,拼命的在职场上努力,经历过每天啃馒头的日子,摆地摊被城管追着满街跑的日子,卖水果被老人欺负的日子,跑业务被客户一次又一次拒绝的日子...因为父亲浓重而又深厚的爱,每次遭遇挫折时,我就想到爸爸,一想到爸爸,我马上满血复活,不想给爸爸失望,努力一次又一次,摔倒了,再爬起来...终于赚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特别的感谢老天赐给我这么好的父亲,让我变得坚强而勇敢。

随着女儿的长大,你的目光越来越远,而我的牵挂却越来越近。朱颜总会自改,年年去,我也会鬓白,不怕自己老去更多寒暑,而是怕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孤独。明明知道人的一生总会被时间验收,却也忍不住把你想得那么远。原来,我把你对我的爱,延续至千年。

爸爸,我爱您!您就是我的亲爸爸,您陪我长大,我一定会慢慢陪你您变老!

为人儿女,什么是最重的孝道,学着父亲做的,做着母亲教的,懂得平安自己,怀着感恩的心,方思起,踩月影,论家谈笑惜兮。

什么时候想家了,可以随时回家来吃家常菜.....我老是要求把您接到城里来,您却执意不肯,说大城市消费高,什么都要买,不想增加我的负担...您辛苦把我养大,还处处为我们考虑,您的恩情,我何时能报答呢?

我的脸上有一块残留的伤疤,虽然不明显,但是很真实。那是幼时从牛背上摔伤的,伤得很严重,当时村里没有医院,没有公路,没有车。爸爸背着我,骑着自行车走了几十里烂泥路才赶到南北镇医院医治。我似乎忘了淌在爸爸脸上的是汗水还是泪水,但我记得我脸上不愈的痕迹让爸爸沉默了好久。

随着女儿的长大,你的目光越来越远,而我的牵挂却越来越近。朱颜总会自改,年年去,我也会鬓白,不怕自己老去更多寒暑,而是怕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孤独。明明知道人的一生总会被时间验收,却也忍不住把你想得那么远。原来,我把你对我的爱,延续至千年。

你是一夜星辰,再远的漂泊,都会指引我人生的航标。

我毕业后出门工作了,爸爸前一天就会开始帮我收拾行李,每次都是满满的一箱子吃的。还千叮万嘱要吃饱穿暖,没钱了,打电话回来,我给你打钱,听了满满的都是感动,心里无数次发誓,我已长大,一定要努力奋斗,挣钱给爸爸安享晚年。

我是泰山的女儿,传承着厚实与无华,自然少了诱人的玫瑰,依然绽放着寒梅的深邃;我流淌着大海的血液,炽热与温馨着不悔的人生,自然少了飞向天空的翅膀,依然信步,踏实。

爸爸,您是我的牵绳,我是您的风筝,你拉着我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我看到了江水如何滔滔,群山如何连绵,我还看到一湾生命之水,在你的牵引下流过四季春秋,流过岁月更迭。回过头来,我看到你满脸的汗水,却不知疲惫。你吝惜的目光撞进我沉默的眼泪,漫不经心的落在寓于无形的体会。

你是一棵大树,再大的风雨,都会用身躯护我一地安详。

图片 2

饱经风霜的岁月,留痕在父亲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手上的伤口和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般一望无际。衰老,震撼在我心灵的脆弱,那棵精神上的支柱,希望永远不会被风化。

 

童年,就像一条没有尘埃的溪水,总是那么温情而干净,爸爸就像水里的大石头,坚定而仁厚。 小时候家里很穷,连吃一顿饱饭都会让爸爸担忧,有一次做完苦力回家,爸爸拿出一个老板打赏的苹果,用小刀切成几个方块,一人一瓣,乐在其中。爸爸在家里就像个傻大个一样憨实,一点都不懂得自私,你若稍微自私一点,或许我会更快乐。

   你是一棵大树,再大的风雨,都会用身躯护我一地安详。

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一次回家,爸爸去逝了,我的哭声吵醒了同事,同事安慰我梦都是相反的,我努力的深信不疑着。没过几天,爸爸出了车祸,这一次不是梦,因为被我咬破的手指流出的血给了我真实。当我赶到医院,爸爸挂着氧气瓶,脸肿得连我都认不出是他。

爸爸,把我拉回来吧,我不想飞了,我想做你的前世情人,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文/雪影

图片 3

作者:无痕浪花,一枚80后宝妈,喜欢读书,喜欢写一些走心的文字慰藉一下受伤的心灵,对生活有追求,对婚姻有态度,憧憬未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情感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涌泉之恩,写给父亲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