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新帅参与比赛,筹备化妆

“富士”也做化妆品?

时隔五年,伊士曼柯达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彭安东昨日再次造访中国,首度公开柯达的数码化转型进展,并同时宣布柯达这个曾经的胶片业霸主到2014年彻底退出老本行,完成数字化转型。但对于柯达数码化的前景,业内人士并不乐观。

面对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仅仅是战略显然远远不够。

富士胶片株式会社(以下简称“富士”),这家把“胶片”写在公司名字里的老牌日企,正在将胶片业务逐渐边缘化。一个由富士创立只有4年历史的化妆品品牌,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进入中国。

计划2014年完成转型

胶片时代两大巨头各奔东西。

胶片业日薄西山,富士已经进行了两轮大刀阔斧的改革,希望能变身为一个“综合信息技术公司”,把重点放在医疗健康领域。化妆品和保健品,是其中的一个分支。

昨日,彭安东在媒体会上透露,柯达的数字化转型工作已经完成了80%,目前正加大力度完成剩余部分。去年,柯达公司75%的业务与60%的利润来自数字业务,计划到2014年其100%的收入均来自数字业务,彻底完成转型。他直言:“通过长达七年的战略转型,如今一个全新数码化的柯达已基本形成。”目前,柯达的业务包括图文影像、消费数码影像和商业胶片三大板块。

百年老店伊士曼柯达在破产重组后,宣布转型成为一家专业商业影像技术公司。另外一面,富士胶片正走在多元化转型的关键节点上。

今年76岁的富士,第二轮转型仍未结束。这艘庞大的财富五百强巨舰,将如何转身?

此外,彭安东此行还意在强调柯达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以中国为支点,柯达可以撬动整个世界市场。中国将是柯达全球发展的坚实基础,为柯达全球的进一步转型提供有效的动力。”

2013年7月,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换帅,太田雅弘接替横田孝二出任总裁。

化妆品新兵

称发明数码相机是自掘坟墓

太田雅弘12月16日在上海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在医疗生命科学、印刷、文件处理、高性能材料、光学元器件和数码影像六大业务基础上,富士胶片在华投资将在影像、印刷、医疗健康、高性能材料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据其公布的数据显示,富士胶片目前在中国设有35处事业分支机构(包括15个生产基地),在华总投资额达45亿元人民币。

“富士出品”的化妆品,令普通消费者颇感诧异。而在长期关注日资企业、从事咨询业的人士看来并不奇怪。胶片技术和化妆品技术,存在共通之处,富士的竞争对手之一索尼也有一个自己的化妆品品牌。

据了解,传统的影像行业早在2001年就遭遇到了生存危机,数字技术革命摧毁了传统胶片行业安身立命的产业基础,随着索尼、佳能、三星、尼康等数码企业进入相机领域,全球胶卷的需求出现拐点,消费市场以每年10%的速度急速萎缩,使柯达、富士等胶片巨头的发展面临瓶颈,纷纷找寻后继发展之路。2003年柯达才提出“全力进军数码领域”。富士在经过几年数字业务转型后,更是涉足化妆品行业。

仅靠之前的销售模式是不能获胜的。太田雅弘说,富士会更加强调提供解决方案的营销能力,而网络销售也将是富士在中国亟待加强的部分。

富士对外事务高级经理史咏华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对于在中国卖化妆品,富士正在筹备。富士2006年在日本自行创立了这一品牌,销售情况尚好。

资料显示,2003年底,柯达90%的收入来自于胶片业务,数字业务的收入仅有10%,而利润的100%均来源于胶片,数字业务盈利情况并不乐观,经过转型,柯达目前的数码产品收入占总收入的70%,毛利率更高的商用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60%。

多元化秘诀

早些时候的预测是,富士2008年保健品和化妆品销售额达到100亿日元,在化妆品行业,这个成绩只能算是一个中小品牌。对于年销售总额数百亿美元的富士来说,远未成气候。

据中国电子商会的有关专家介绍,在消费者未来购买数码相机选择品牌的前五名中,都找不到柯达的身影。而佳能排名第一,索尼、尼康并列第二,富士、三星分别排在第四和第五。其实,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是柯达在1975年研发成功的,但是现在柯达在数码相机领域却不能引领潮流。彭安东自己也略显无奈地表示:“柯达发明了第一台数码相机,这却成为了柯达的掘墓者。”

在富士的多元化业务中,包括数码相机、彩色胶卷等的影像业务占比已经逐步收缩,文件处理、信息领域的销售额占比正在加强。

化妆品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的行业,往往耗时5到10年。虽然净利率能达到20%到25%,但规模很难上去。中国市场上化妆品牌扎堆、竞争激烈。对于忙于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的富士来说,化妆品难当重任。

战略转型仍面临较大挑战

相比柯达的倒下与转型,富士胶片会更庆幸扮演了挑战者的角色,走上了多元化转型的道路。

消息称,富士将选择淘宝网作为销售渠道。而淘宝商城的负责人颜乔对此感到意外,他表示还没有听到业务部门反馈与富士的合作。一些化妆品品牌已经在淘宝商城开店,但开店方以化妆品经销商为主,企业自行经营的不多。

在多年的转型摸索中,柯达逐渐明确了发展战略的脉络,即以影像产品和服务为根基,发展成为一家更平稳的多元化全球公司。

富士胶片株式会社全球总裁兼CEO古森将这种策略总结为进攻性经营。为富士胶片寻找新的摇钱树。该决定的时刻决定,该做的时候就做,该撤的时候就快撤。2000年富士胶片开始走上内部改革、重建经营模式的转型之路。2004年,富士胶片推出VISION75计划,大力收缩传统影像业务,将医疗生命科学、印刷、文件处理、高性能材料、光学元器件和数码影像列为六大重点事业,进行业务结构转型。即使如此,富士的多元化转型也才是开始。市场需求仍然萎缩,欧洲经济形势恶化,外部形势严峻。富士继而推出新的VISION80计划。据了解,在富士内部,现在的时期被定义为二次创业,而2013年是富士胶片中期经营计划VISION 80的最后一年。

转型数码的一波三折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柯达的战略转型无疑就是断臂求存,斩去以往赖以生存的胶片业务,无限加大数字业务的营收比重。但是它首先错看了数码行业的前景,又没有快速抓住回调弥补的机会,结果从影像业的霸主沦为末流,前途也将依旧迷茫。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在富士的多元化业务中,包括数码相机、彩色胶卷等的影像业务占比已经逐步收缩,文件处理、信息领域的销售额占比正在加强。据富士胶片2012财年的销售数字显示,影像领域占比最低,仅2948亿日元,占13.3%,业务包括数码相机、彩色胶卷等;信息领域销售额9077亿日元,占41.0%,业务有印刷设备、光学元器件、医疗系统等;文件处理领域占比最高,共1.01万亿日元,占45.7%,业务包括办公打印机等。富士的业务看似多元化,实则有一个潜在的特点,所有的业务都是基于公司原有的核心技术影像处理技术。太田雅弘解释,一个企业仅靠一个事业来支撑其实是相当危险的。在各个领域,都应该基于我们的核心优势做拿手绝活。如果有核心技术,我们就朝这个方向去发展。

进军化妆品,只是富士大规模转型的冰山一角。最近的十几年间,富士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变革就是从胶片领域转向数码相机,期间波折颇多。

对于柯达公司的多元化发展,一位产业分析师认为,当胶片业在全球范围内逐步成为夕阳产业后,企业需要通过多元化发展,增强其市场的抗风险能力。但是,多元化行业跨度较大时,企业面临的经营风险也会加大。

中国新政

1998年,柯达通过“九八协议”,破天荒地在中国实现了“全行业收购”,统治了中国整个感光材料行业。接下来三年,其他外资都无法进入中国开设合资公司。富士因此遭受重创,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不得不依赖进口,忍受高额关税,市场份额从最高点的70%跌落下来。

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向记者分析称,柯达战略转型虽尚不足以言成功,却是迈出了重要一步。因技术更新水平的原因,柯达公司中低端数码产品丰富,符合大众消费水平,但是也正是因为技术水平的制约,柯达在与同行业对手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面对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仅仅是战略显然远远不够。从太田雅弘在富士的履历看,营销力毫无疑问将是富士在中国市场重点加强的部分。

但富士也因祸得福,被迫转向当时还处在婴儿期的数码相机领域。史咏华告诉记者,富士在1997年就推出了第一台民用数码相机,在随后的几个数码相机发展的关键节点,富士都依靠技术走在了前面,包括最近的3D数码相机。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国市场对于富士中国意味着什么,太田雅弘如何带领富士中国继续往前。

史咏华向记者表示,比起佳能、索尼、尼康,富士的优势不在品牌宣传上,而是在技术上。

2012年,富士胶片在中国的发展情况与2011年持平,但其在2011年发展迅速。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销售额占到富士胶片株式会社的5%左右。太田雅弘的前任横田孝二,接受记者采访谈及中国市场时曾经表示,中国作为最大的生产基地,这个基础都已经打好,在这个基础上,怎样让这些制造企业生产出更好、更高质量的产品来才是关键。而现在,太田雅弘的新政将导入有特点的产品和新的营销方式,加速成长。

然而富士还是“赶了个晚集”。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告诉记者,数码相机的发展历史不过十几年,佳能、索尼、尼康、三星等少数品牌脱颖而出,成为第一梯队,“是近两三年的事情”。第一梯队在市场上争分夺秒打基础、扩大销售的时候,富士却表现出对中国市场了解不足、适应能力不够的情况,品牌塑造和渠道建设没能抓住机会。目前富士在数码相机领域处在二三梯队的位置。

从太田雅弘在富士的履历看,营销力毫无疑问将是他上任后,富士在中国市场重点加强的部分。2003年,太田赴中国担任富士胶片印刷合资销售公司的总经理,建立了富士印刷产品在中国的自主销售网络,因在中国区的杰出表现,2009年太田被派往美国负责印刷事业。针对目前的中国市场,太田阐述的新政包括:在数码影像领域,强化富士胶片高端相机X系列的品牌知名度,扩大销售;推广和普及自助照片打印系统Princiao俏印,不断丰富一次成像相机Checky趣奇的产品线;在医疗健康领域,富士胶片将主力产品从X光胶片等需求正在逐渐缩减的医疗耗材业务向以提供解决方案为主的医疗网络、医疗器械业务转变。而在美容健康领域,富士则需尽快树立护肤品ASTALIFT艾诗缇和Lunamer月之清辉系列良好的品牌形象等。

一家知名日资电器企业的销售主管告诉记者,富士数码相机的销售网络落后于前几名的竞争对手。数码产品的销售通常依赖渠道,企业自建的直营店通常只作展示用。

另外一面,面对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仅仅是战略显然远远不够。颇具销售经验的太田清楚地认识到,不可能仅拿一套销售方针去面对中国的所有区域,而电子商务的网络销售方面也是富士将要在中国加强的部分。谈到富士目前正在中国积极开辟的化妆品市场,太田透露,目前富士在中国销售的门店还不到500家,首要任务就是增加销售网点,扩大到1000~2000家店铺的规模,这是最急迫的事情。

中国电子商会预测,中国数码相机市场规模有望在2010年达到1000万台。陆刃波透露,这一行业仍然是高利润行业,毛利率可达50%以上。同时由于价格不透明,一旦企业取得技术突破,成本就会大幅下降。富士要挤进第一梯队,困难重重。

关键词:富士胶片印刷

第二轮结构改造

从胶片转做数码相机、试水化妆品,富士十余年间一直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曾经带来辉煌的胶片事业,一度成为转型的负担。

2004年到2006年,富士终于下决心大幅收缩彩色胶卷业务,这也正是中国数码相机市场格局开始形成之时。“原来彩色胶卷占的比重过大。市场的缩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史咏华说。

2006年,富士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削减影像解决方案部门员工5000人,并将数码相机的生产重心向中国转移。2005年,富士在苏州的工厂取代日本仙台工厂,成为富士全球第一大数码相机生产基地。

到了2008年至2009财年,富士开始了第二轮结构改造。兜兜转转之后,富士开始将“医疗健康”确定为自己的未来业务重点。这一抉择,也是对富士在胶片领域经验的最大化利用。对于富士的转型,富士中国总裁横田孝二曾对外表示,富士不会选择不熟悉的领域,如房地产这样的领域做多元化。

由于富士胶片早早被应用于X光诊断中,富士在医疗领域的深入顺理成章。富士胶片目前分为三大事业领域:影像事业、信息事业和文件处理事业。史咏华透露,在全球范围内,这三大产品业务群的规模比例约为2:4:4。

一份富士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5到2008四个财年,影像事业的销售额逐年萎缩,从7430亿日元降至5471亿日元;而以医疗为主的信息事业,从7686亿日元逐年递增至11081亿日元。

今天的富士在医疗健康领域走下去,富士将频繁地遇到GE、飞利浦这样的跨国巨头。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摄影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富士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新帅参与比赛,筹备化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