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求重新建立心绪上的归属感

采访摄影师苏杰浩是通过邮件。这位来自广东的年轻人今年26岁,现居北京。十八岁时,苏杰浩开始了数年漫无目的的游历,并在这期间产生了对记忆、身份,以及归属感等概念的兴趣,这层兴趣也开启了他往后几个系列的创作。苏杰浩在他的大部分作品中都在寻找一些与记忆相关的东西,他渴望通过对现实与想象的探索,重新审视自己与过去的关系。我们以下看到的《边界》就是这样一组基于个人经历所产生的作品。

作品链接:

苏杰浩:边界

既然名为《边界》,自然有相关的“边”与“界”的存在。苏杰浩在作品陈述中说那是介于当下与记忆,离散与归属间的心理边界。它指向了一种朦胧的、个人的、且难以言说的情感,一种内向的,更适合用照片诉说的情感。

总有些人更擅长用照片说想说的话,表达所想表达的,我想苏杰浩就是这样的人吧。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边界》这个系列是何时开始拍的?

苏杰浩:2012年。

Photofans:说说你的拍摄初衷吧,你是拍后整理出的一个系列还是有了一个明确的命题之后再去行动的?

苏杰浩:拍摄该系列是有一个出发点的,开始很难说是非常明确的,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清晰起来,我试图在确保整体方向性的同时保持一定的开放性。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结合你的前两组《回乡》(Homecoming) 与 《夏天就要过去了》(Summer's Almost Gone) 来看,故乡是你创作中很明显的一条线,为何会特别关注故乡?故乡在你心中是怎样的?

苏杰浩:《回乡》聚焦的是我的家乡潮州,一座岭南小城。《夏天就要过去了》拍摄的是大范围的南方地区,包括岭南、西南、以及东南亚。尽管地理范围不同,其中的情感和心绪大致相通。自从上学离家到现在许多年过去,加上长久以来的漫游癖,故乡的概念在我心中已经相当模糊,与其说是关注故乡,我觉得自己比较像是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寻求重建某种心理上的归属感,以及试图从复杂的日常之中去找寻优美与诗意。

Summer's Almost Gone 系列之一 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几乎每张照片都有“树,草及绿色”,特别偏爱这种元素么?

苏杰浩:大概是因为我从小在乡村长大,所以潜意识里觉得这类景象熟悉且亲切。不过绿色似乎也没你说的那么多吧。

Photofans:系列整体给我感觉温度是偏冷的,你会把镜头对准那些有些荒凉,朦胧的,没有阳光直射的场景。这温度是否是你内心的投射?你怎么看?

苏杰浩:我同意你的看法,这也是内心情绪和态度的投射,我试图让自己以相对平静和内省的目光去观看。系列整体的气氛是偏向于节制情感,然而保持着距离的同时也有一层亲密在里面。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有一张照片是“假的瀑布”,这是系列里唯一一张没有纵深的照片,编辑时为何会选入这张照片?

苏杰浩:这张照片在画面上只是对墙上风景喷绘的复制:黄果树大瀑布,我没有去过那里,不过在我看来它提供了一种记忆或是想象上的通道,人们关于遥远的壮丽景致的想象,并且透过这种想象得以在某种程度上片刻脱离日常的平淡无味。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我特别喜欢有一张亭子中的视角,这张让我想到了修拉的《大碗岛的周日下午》,人们无一例外地向外望去。拍那张照片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苏杰浩:谢谢你。我记得是在湖边见到这个场景,像你说的,人们无一例外地向外望去,身处其中感受很奇特,似乎大家都忘了当下,对身边的人们也浑然不觉,可能当时吸引我的是人们那种忘我的欢愉状态。这种日常中的情境和体验往往转瞬即逝,日后回忆起来可能就像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截片段,我将自己的感受投射在他人身上,因此也十分珍惜这样的时候。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说说你系列中的肖像吧,为什么会去拍他们?

苏杰浩:开始是由于我对于人们的好奇心,对于孩童,少年人,女孩,成年人。所有人都像是过去遇到过的人,我曾经觉得拍摄肖像就如同拍摄自拍像一样。在人物、摄影师、观者之间存在着连接,我也试图透过在肖像中注入情感以寻求某种精神上的共通,再后来我觉得无论是风景或是静物,其实也可以像是肖像。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系列里同时有“面对人的拍摄”和“不需打扰拍摄对象的拍摄”。它们在拍摄时应属于两个节奏,但你似乎又没有去回避任意一种,让我感觉你有时是占据主动的,而有时又是害羞的。你是如何统一这两种节奏的?

苏杰浩:事实上大部分面对面的肖像是在早期拍摄的,那个时候我对人们更着迷,有足够的勇气和耐心。后来渐渐的少了,因为心境也有所变化,对于将人物视为个体的兴趣逐渐转为对于人物作为群体的兴趣,比如存在于环境或风景之中。后来编辑的时候,考虑到它的跨度比较大,希望能容纳下前后不同时期之间有所变化的内容,让它尽可能更加丰富与真实。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据我所知,这些照片拍摄的地域跨度很大,因而也常会被冠以一个“中国大背景”,但这同时也是你的私人叙事。那么问题来了:对你来说,私人的叙事与大背景,你更倾向于它被如何解读?

苏杰浩:可以说是在中国背景下的私人叙事,不过我比较倾向于人们从后者角度进行理解。因为这是从我的个人经历出发,由内心情感所驱动的创作,首先是面向自我的。我无意去记录中国当下迅速的城市化变迁,只是我们都身在其中,这一切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整体的背景。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你说你在作品中用了“虚构与非虚构”作为主题,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整个系列有拍下“建构的事实与看到的事实”两种存在?

苏杰浩:虚构指的是基于个人叙事上的追忆、想象、延伸,非虚构则是对于现实的客观再现,两者交互混合在一起。我试图在这两者之间寻找一个良好的平衡,使之同时并存,这也是拍摄时候我所遇到比较大的挑战之一。

Borderland系列之一苏杰浩作品

Photofans:Borderland上面注的是on-going,这组还有哪些不完整的地方?

苏杰浩:我希望能再花一到两年的时间在上面,延续内在的线索去完善,尽量使整体更加丰富和结实。

苏杰浩

关于苏杰浩

苏杰浩出生成长于广东,曾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摄影,现居住工作在北京。他的作品根植于个人的成长经历,融合了现实与想象,主要探讨记忆、身份以及归属感等概念。他的作品在国内外曾多次展出,包括美国新空间摄影中心(Newspace Center for Photography),美国艺术摄影中心(The Center for Fine Art Photography),美国圣达菲摄影中心(Center, Santa Fe),美国曼尼菲斯画廊(Manifest Gallery),洛杉矶真实尺寸画廊(Actual Size Los Angeles),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北京目的地空间,上海法国文化中心,仰光国际摄影节,吴哥国际摄影节,以及大理国际摄影节等。若干媒体也曾刊登他的作品,包括 GUP, DCCP, Aint-Bad Magazine, ** Journal, Fraction Magazine, Phases Magazine, Lenscratch, Wulun Whatever, Droste Effect Magazine, Archivo, Aura Magazine, 以及《家园杂志》等。

苏杰浩曾入围露西基金会奖(APA / Lucie Foundation Scholarship, 2014),圣达菲摄影100(Review Santa Fe 100, 2014),第四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提名奖(2013),济南双年展优秀摄影师奖及青年摄影师资助奖(2012)。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于摄影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谋求重新建立心绪上的归属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